3C資訊

雷軍摸着何小鵬過河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新立場NewPosition,作者 | 新立場

2014年成立的小鵬汽車團隊,迎來了它的第9個年頭。假期剛過,原長城汽車高管王鳳英出任小鵬汽車總裁的新聞,在圈內攪起了風風雨雨,成了媒體們關注的熱點話題。 

和新能源汽車領域的“老前輩”小鵬汽車不同,另外一邊,何小鵬好兄弟雷軍的小米造車,則在2023開年放風時,就被特斯拉的降價打了個措手不及。 

小米作為一家2021年才傳出風聞要踏足汽車領域的公司,想要從這個尚有紅利的行業中分一杯羹着實太難。雷軍表示,他押上人生積累的所有戰績和聲譽,為小米汽車而戰。 

雷布斯的戰鬥宣言確實讓人們對小米汽車產生了一點信心,但入局太晚,依舊是外界公認的小米汽車短板。雷軍給出的答案或許是,他將帶領團隊按着戰友兼對手小鵬汽車的奮鬥經驗前進,摸着小鵬過河。

01 小鵬摸着石頭過河

小鵬汽車確實值得雷軍“以史為鑒”,這麼多年來,小鵬汽車已經栽過無數的坑。 

2021年,小鵬汽車為營銷小鵬P5,瞄準了觀眾群體與小鵬汽車的年輕用戶高重合度的《脫口秀大會》,對節目進行了贊助。選角方面小鵬採用了脫口秀演員楊笠,在海報上與其配合進行宣傳。然而小鵬汽車的男性用戶,與以調侃男性為表演特色的楊笠之間,存在着天然的矛盾,不少網友及小鵬車主對於這波營銷表示不解。 

這不是小鵬汽車第一次在營銷上翻車,也不是最後一次翻車。 

一年後的2022年9月,小鵬汽車旗下首款SUV車型G9上市。小鵬G9不僅僅是小鵬汽車衝擊新能源汽車高端市場的一次嘗試,更是寄託着何小鵬把公司拉出虧損泥潭的信心。 

在新車發布會上,何小鵬對G9的目標是:接棒保時捷成為新的時代標桿。然而複雜的配置策略,卻招來了一片差評,小鵬汽車的股價也應聲下跌超10%。兩天後,小鵬汽車給出了更加清晰的新版本配置策略,並把一些稍高的配置下放給低配的G9,折算后約等於G9整體降價2-3萬元人民幣。 

新車上市開局失利,讓公司高速發展的小鵬汽車越發展露落後的組織架構。

僅2021年,小鵬汽車員工人數就從5千人激增到了1.4萬人,激增的員工數目讓公司舊有的運作模式執行效率低下。 

何小鵬在G9上市一個月後的公司線上全體會上談到:一位小鵬汽車用戶在超充樁充電出現故障后,先後接到了小鵬公司多個部門共14次客服電話。公司各個部門間有着溝通壁壘,各自的權責也無法分清,本是充當產品與用戶之間溝通橋樑的營銷部門,卻讓新車上市產生了巨大的用戶爭議,組織架構調整勢在必行。 

何小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否認因G9上市不順才進行組織架構調整,表示這次調整本來應該是在2022年年底,最終提前了兩個月。但G9上市暴露出的問題,加速推動了小鵬汽車做出轉變。 

去年10月,小鵬汽車建立了五大虛擬委員會組織和三個產品矩陣組織,何小鵬親自擔任產品和戰略委員會主任,3個平台的負責人直接向他彙報。12月底,有媒體報道小鵬新設立財經平台,意在提升成本費用管控的精細化水平和財務體系的合規能力,同時收回“資金”的管理權限。 

組織架構的調整,也帶來了人事的變動。除了公司內部調整,何小鵬還引來了外部的助力。 

1月30日,原長城汽車原副董事長、總經理高管王鳳英出任小鵬汽車總裁,全面負責小鵬汽車的產品規劃、產品矩陣以及銷售體系,向小鵬汽車董事長、CEO何小鵬彙報。 

王鳳英並非何小鵬收入麾下的第一個人才,來自摩根大通的顧宏地,來自一汽大眾的李鵬程,來高通自動駕駛業務的負責人吳新宙……為了招攬這些人才,何小鵬放出了不少的高管位置,他們也確實為小鵬公司創造了巨大的價值。 

但是大批挖高管並放權的舉動,自然也有弊端。人才的湧入確實能解決小鵬公司的燃眉之急,為發展奠基,但也正是這種權利的分散,讓小鵬早年留下的元老、來自互聯網公司的人才、來自傳統車企的人才等派系林立山頭,無效內卷。

這次出現的王鳳英,一方面是為了彌補小鵬汽車在品牌和營銷上的短板,另一方面,則是化身攪動渾水的鯰魚,對小鵬內部舊有員工派系的衝擊。 

當小鵬汽車逐步邁向新運作模式之後,何小鵬本人的問題,就成了小鵬公司剩下的最大問題。

外界對他的質疑,主要是認為其“不務正業”。組織架構調整后,何小鵬似乎正在有意識收攏權力,想要掌握公司各部門的一線信息,然而何小鵬真的有那麼多時間嗎? 

近年來,何小鵬的精力並不完全集中在汽車上。去年10月份,小鵬匯天的飛行汽車旅航者X2在迪拜完成了首飛,今年拿到了中國的許可飛行證,預計2024年量產。另一邊的小鵬鵬行也在廣泛搜羅人才,致力於打造智能仿生機器人生態。 

多管齊下並不是不可以,馬斯克也一直在玩SpaceX,燒錢燒了二十多年。只不過,對於小鵬汽車這麼一家仍舊處於虧損狀態的公司,把自己的主營業務抓好,才適合去擴展賽道。 

小鵬汽車一直都需要何小鵬站出來大刀闊斧開路,只是那些年,行業紅利為小鵬汽車帶來的利益,把它的弊病遮蓋住了而已。

02 小米摸着小鵬過河

1月30日,在王鳳英官宣加入小鵬汽車的當天,雷軍發布了內部信,宣布將設立集團經營管理委員會與人力資源委員會。前者負責統籌管理業務戰略、規劃、預算、執行和日常業務管理;後者負責統籌管理人力資源戰略、制定重大人力資源政策和審批重大組織結構調整及高級幹部任免。雷軍同時擔任兩大委員會的主任。 

網頁設計最專業,超強功能平台可客製,窩窩以「數位行銷」「品牌經營」「網站與應用程式」「印刷品設計」等四大主軸,為每一位客戶客製建立行銷脈絡及洞燭市場先機,請問台中電動車哪裡在賣比較便宜可以到台中景泰電動車門市去看看總店:臺中市潭子區潭秀里雅潭路一段102-1號。電動車補助推薦評價好的iphone維修中心擁有專業的維修技術團隊,同時聘請資深iphone手機維修專家,現場說明手機問題,快速修理,沒修好不收錢住家的頂樓裝太陽光電聽說可發揮隔熱功效一線推薦東陽能源擁有核心技術、產品研發、系統規劃設置、專業團隊的太陽能發電廠商。網頁設計一頭霧水該從何著手呢? 回頭車貨運收費標準宇安交通關係企業,自成立迄今,即秉持著「以誠待人」、「以實處事」的企業信念台中搬家公司教你幾個打包小技巧,輕鬆整理裝箱!還在煩惱搬家費用要多少哪?台中大展搬家線上試算搬家費用,從此不再擔心「物品怎麼計費」、「多少車才能裝完」台中搬家公司費用怎麼算?擁有20年純熟搬遷經驗,提供免費估價且流程透明更是5星評價的搬家公司好山好水露營車漫遊體驗露營車x公路旅行的十一個出遊特色。走到哪、玩到哪,彈性的出遊方案,行程跟出發地也可客製,產品缺大量曝光嗎?你需要的是一流包裝設計Google地圖已可更新顯示潭子電動車充電站設置地點!!廣告預算用在刀口上,台北網頁設計公司幫您達到更多曝光效益

雷軍稱這是小米公司治理史上影響深遠的變革,意味着集團治理進入了新的專業化時代,將有助於顯著提升決策的質量和效率,同時兼顧業務快速反應和長期體系建設。 

吸取小鵬汽車的經驗,在矛盾爆發前主動調整組織架構,顯然,小米正在“以史為鑒”。 

小米摸着小鵬過河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持續多年的優良傳統。 

2018年7月18日,雷軍到訪小鵬汽車的廣州基地進行了為期一天的考察,在量產版G3上雷軍進行了試駕,何小鵬坐在副駕駛位親自講解。次年,小鵬汽車C輪融資引入了小米集團。據人民網報道,雷軍也參與了小鵬汽車的天使輪融資。 

何小鵬多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從頭到尾都建議雷軍造車。但直到2021年,小米踏足汽車領域的事情才算板上釘釘。沒人知道這麼多年雷軍究竟是在糾結,還是在未雨綢繆,總之,小米下定了決心,開始造車。 

從手機行業的頭部跳到汽車領域,行業的轉換,也給小米帶來了小鵬汽車有過的困擾。 

按照雷軍的說法,他幾乎是以梭哈的姿態,在汽車領域闖蕩。從2021年開始,雷軍接連退出重慶小米商業保險有限公司、上海小米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小米科技(武漢)有限公司等多家小米關聯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或董事長職務。 

小米官方解釋稱,雷軍是為了造車,才退出了關聯公司董事。這一點上,雷軍和兼顧小鵬匯天與小鵬鵬行的何小鵬完全不同。

除了自身的變動,雷軍為了穩住自己“離開”后的小米基本盤,也對小米的高層人事進行了相應調整。2023年雷軍致小米的全員信上,宣布了盧偉冰晉陞為集團總裁,王曉雁、屈恆、馬驥晉陞為集團副總裁。 

盧偉冰曾擔任金立集團總裁,加入小米後為小米集團副總裁,兼紅米 Redmi 品牌總經理,負責 紅米 Redmi的品牌打造,產品設計,生產、銷售。另外三位也都是支撐小米主業務的佼佼者。 

這麼多年,雷軍對小米手機終於捨得“真正的放權”了,但對於小米汽車團隊,雷軍不會是第二個選擇放權的何小鵬,他只想要成為帶領成員乘風破浪的絕對船長。 解決難題的事情交給他,同時也不會允許團隊中的自己人染指這一寶座。 

2022年,小米集團高管劉德的退休傳聞,據傳就或許與劉德與雷軍在造車方面意見不合有關。確保小米在人事調整后趨於穩定,雷軍就把所有的精力投放在了汽車業務上,成了整個團隊的絕對領導。 

不只是雷軍在投身造車,整個小米公司的資源,都在向汽車團隊傾斜。這是小鵬汽車做不到的事。

2022年12月,小米開始了大規模年底裁員,各個部門裁員力度不一,界面新聞報道個別部門裁員比例達到了75%。雖然汽車部門也被波及,但是在裁員的部門中,只有汽車部門還在對外發放offer。 

造車是件燒錢的事情,小米在官宣造車時,宣布首期投資為100億元人民幣,預計未來10年投資額100億美元。在當前單季度營收還在接連同比下滑時,小米依舊在不斷向汽車部門輸血,這種情況還要持續相當一段時間。 

雷軍在推特上說,“我們成功的唯一途徑是成為前五名之一,並且每年出貨超過1000萬輛。競爭將是殘酷的。”造車的成本正在不斷走高,蔚來CEO李斌2016年第七屆全球新能源汽車大會上表示,造車資金儲備的門檻是200億,到了2021年底,他說“現在沒有400億幹不了”。 

選擇造車對雷軍和小米來說就是一場豪賭,賭的就是先熬死小米,還是先把小米汽車打成全球前五。 

雷軍其實是幸運的,小米在手機業務上的成功,有部分經驗其實完全可以挪用到汽車業務上。 

在一片紅海的新能源汽車市場,米家的物聯網生態完全可以看作就是小米汽車的車聯網生態。主打中高端市場的小米與低端市場的紅米,以及塑造行業價格標桿的米家產品,讓小米擁有了大量的手機+AIoT設備用戶。對於小米汽車而言,這是天然的優勢。 

系能源企業的另一難題是供應鏈。 

2022年3月,小鵬汽車宣布受供應鏈上游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影響,小鵬汽車全面漲價1-2萬元不等。4月,何小鵬發微博稱,如果上海和周邊的供應鏈企業還無法找到動態復工復產的方式,五月份可能中國所有的整車廠都要停工停產。每輛小鵬智能汽車需要5000顆以上的芯片,沒有足夠且穩定的供應鏈,對車企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 

缺芯片這件事雷軍再熟不過了。小米自2018年華為被美國出口管制和經濟制裁開始,就通過旗下控股的湖北小米長江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加速投資了上百家芯片公司。 

自宣布造車以來,小米還投資了自動駕駛技術、鋰電池、智能座艙、智能網聯等多類汽車相關技術產業。小米的汽車供應鏈,似乎已經未雨綢繆,提前打通了脈絡。

03 寫在最後

2021年決定造車的雷軍,和投身小鵬汽車的何小鵬,其實很像。兩人都是從一個行業的頂峰,躍向新能源汽車這片廣闊新天地。 

現在的小米汽車,和當年剛剛建立團隊的小鵬汽車也很像,雙方都有一樣的煩惱。只不過小鵬栽樹,小米乘涼,作為“後輩”的小米汽車,可以少走幾步彎路。 

但路終究是要自己走的,小米汽車必然也會遇到那些明明早就知道,卻無法繞過的難關,比如產品定位模糊、產能爬坡慢、銷量受阻、智能化水平等等,甚至就連屢次降價的特斯拉都會像大山一樣聳立在行業最排頭,凝視着雷軍能否越過山丘。 

雷軍本人說自己造車,完全靠着一腔熱愛。但小米汽車團隊確實是在實打實燒錢,100個億燒完了,又是100個億。 

在產品上市前一切都是大餅,小米是輸是贏,只有等消費者坐到車裡的時候才會知道。 

https://www.tmtpost.com/6397624.html